部长信箱
“12380”举报信箱
组工指南
周每一学
两学一做
在线投稿
我身边的共产党员
你的位置:首页 -> 先进典型

【时代先锋树楷模】张宗子:一腔文化热血 流淌新安记忆

[ 发布时间:2019/12/24 9:26:29 ]  [ 浏览:次 ]


时代先锋张宗子


2009年,新安县函谷关申报古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期间,我县的一位老者编写了25万字的《汉函谷关历史文献辑录》,为申遗工作提供了丰富的史诗资料。这位老人,数十年间,发表了20余篇园林和历史方面的论文,在没有任何相关学术背景,没有经费支持的情况下,编写了弘扬新安历史文化的著作20余部。1995年,他获得了全国自学成才学奖,在整个河南省和他一起接受荣誉的还有大名鼎鼎的作家"二月河"。



而谁又能想到这位老者只是一位连初中一年级都没有读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或许大家会有一个疑问,一个普通农民为何会走上学术研究的道路?他又是如何坚持数十年并硕果累累。今天就让我们走近我县的农民学者,张宗子。

张宗子老师,1946年10月出生于新安县铁门镇韩都村,初中只上了半年便回村务农,那年他只有13岁。务农时光,并没有消磨他内心求知的渴望,为了求得知识他借了一套《古文观止》,每天看一两页,《古文观止》晦涩难懂,就是专业人士读起来也相当费劲,而这并没有让他望而却步,遇到不懂的地方,他就向有学问的老先生求教,务农间隙自己再细细琢磨。

为了读书方便,他要求给生产队的耕牛割草,按斤称挣工分,活虽然累,但可以随时读书。在这期间,他又读了孔子、老子的著作,和《本草纲目》《齐民要术》《农政全书》等传统经典。1971年,他管理村里的果园,为了管好果树,他读了《普通生物学》《中国果树栽培学》和其他关于植物学、果树技术的书,也阅读了启蒙时期康德、伽利略、达尔文、赫胥黎等人的著作。为了读书,他曾离家数十里外借书,也曾徒步二十多里到县城买书。后来农村开始实行家庭土地承包责任制,他开始利用自己的园艺特长,在责任田里育果树苗出售,别人有了钱是修房盖房,他都是把钱用在买书上。在果园工作时,有时看园艺方面的书会发现有些问题在各种书里的说法不一样,他就记下来进行对比,再看其他的资料进一步求证,一定要把发现的问题寻根问底弄清楚。比如说我国的葡萄栽培时间问题,国内学界比较认可认为我国葡萄栽培始于张骞通西域以后,他查证《史记》《汉书》后,发现没有张骞引进葡萄的记载,而在早于张骞通西域12年司马相如所作的《上林赋》中,却记载着当时汉武帝的上林苑内已种有葡萄。他又查证其他古籍证明在张骞出使西域以前,我国已有葡萄栽培。1984年,他撰写了第一篇论文《葡萄何时引进我国》并被登载于专业期刊《农业考古》上,这篇论文的发表激起了他撰写论文的兴趣和勇气。

他在潜心攻读农史书写论文的同时,坚持把学到的知识用到生产中,帮助乡亲们发展林果生产,在他的带动下,韩都村成了远近闻名的葡萄村。

1983年,他在郑州买了一本中国农科院佟屏亚先生撰著的《果树史话》,这本书对中国果树栽培历史介绍得非常详细,但细心的张老师发现书里存在一些错误,他就对其进行校正并对有些观点提出自己的看法,写信寄给了佟先生。佟先生对一个农民能对中国历史有这么深入的研究感觉非常惊奇。当即回信感谢,并愿与他交友,帮他解决学术研究中的难题。

为考证有关晋代植物学家嵇含所著《南方草木状》一书的真伪,他到嵇含的老家,实地查看古代碑刻,细心考证。1985年冬,他又到北京中国农科院拜访佟先生,收集有关《南方草木状》的资料。佟先生从农科院图书馆借出了清代吴江沈氏版本《南方草木状》,他在佟先生家中把书抄录一遍。后来佟先生又到广州华南农业大学,影印了1983年《南方草木状》国际学术讨论会中外学者的全部论文,托河南农业大学刘振亚教授带回河南交给他,方便他的研究。

为了发挥其专长,使他的学术研究能够继续发展,1989年期间,全国人大召开期间,佟屏亚先生把张宗子老师的简历和一些学术文章亲自送交河南代表团,请他们帮助解决他的工作问题。后来在河南代表团成员河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吴绍骙的帮助下,当年8月,他被安排到新安县政协委员会工作,之后又评上了高级农艺师。一个农民获得高级职称,在当时很少见。中国农史学会成立,他又被推举为学会理事。

2010年,他患了胃癌,命悬一线,手术后,主治医师建议他多休息静养,即使在病床上他依然坚持读书、创作,因为还有《新安文史丛编》让他心存记挂,他用孔子的名言“朝闻道、夕死可矣”自勉,他戏说,读书、写作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养生之道,可谁知道,在他含蓄隽永的话语背后,是沐雨栉风的孤独前行。

正是他这种豁达坚强的心态,病魔也知难而退。他出院静养期间,作为《走遍新安》栏目的史学顾问,他第一时间主动联系栏目组,拒绝编导在家休息静养,取景拍摄的建议,要求归队拍摄,大病初愈后的瘦弱,每次他都身体力行,全身心投入实地勘察考证,力求史实精准,他说,我们在擦拭历史的镜子,很多人是通过我们知道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只有我们距离史实更近,精益求精,才能为后人留下精准的史料参考。

现在,有着30年党龄的张宗子老师仍然全身心地都投入到研究新安人文历史的工作中。我县搞旅游开发,青要山这个地名最早的考证从他这儿开始。黛眉山旅游开发,他从典籍中查找资料,严密考证,提出了黛眉山区域是商汤故里一部分的新的论断,将黛眉山的历史文化前推至夏商之交。他说:“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新安这个地方五六百年了,所以我就想弄清楚这里的文化,让后人知道更多家乡的历史,把家乡的历史文化传给后人,爱我家乡,爱我中华。”



“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数十年来,张宗子老师不追求生活上的安逸,而满足于精神上的富足,自学,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主旋律,他把一腔热血倾注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让尘封在新安大地上的历史文化如鲜花般灼灼争艳,他带着那颗炙热滚烫的初心,继续前行,一路芳华。


发布人:新安党建 来源:新安县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中共洛阳市新安县县委组织部

豫ICP备16036526号-1